啞女公關 - 齊藤里惠 啞女公關 失聰的筆談女公關【圖+影】
標籤:啞女公關,齊藤里惠,筆談女公關,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筆談女公關 齊藤里惠,啞女公關 筆談女公關,啞女公關 故事,啞女公關 照片,筆談女公關 日劇,筆談女公關 北川景子

日本有名女子從小失聰,叛逆期誤入歧途最後做了酒店小姐,沒想到她雖然無法說話,卻能藉由紙筆跟客人談心成為當家紅牌,這名失聰酒店妹齊藤理惠被冠上「筆談女公關」的名號,出書、上節目大談自己奮鬥的歷程。

啞女公關 - 齊藤里惠 啞女公關 失聰的筆談女公關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 失聰的筆談女公關

日本當紅的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打扮成兔女郎,她手裡拿的正是出版社為她量身打造的漫畫自傳,她從小失聰連帶 影響口語能力,只能用白板寫下感謝、感激、感動答謝大眾對她的厚愛。


日本當紅的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打扮成兔女郎

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的崛起過程堪 稱是日本現代版的灰姑娘,她因為身體缺陷遭到排擠,叛逆期自暴自棄最後墮入紅塵當起酒店小姐,不能說話的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只能透過紙筆跟客人談心,據說曾有客人在紙上 寫辛苦的「辛」抱怨工作,但是齊藤反而把「辛」轉寫成字型字音相似的「幸」,還加上解釋說「有辛苦才會幸福」,該男客人流下眼淚,最後帶著笑容離去。這朵 善體人意的解語花,從此在燈紅酒綠的花花世界闖出名號。

就連一般民眾也對齊藤感到好奇,她的自傳《筆談女公關》銷量已突破 12萬8000本,跟工作所寫的感人語錄《筆談女公關—67句愛之語》短短兩個月銷售突破6萬5000本,《筆談女公關》一書在她故鄉青森的書店甚至賣得 比知名作家村上春樹的新書《1Q84》還好。

相中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激勵人心的奮鬥經過,青森市11月任命她為觀光大使,電視台明年也要開拍她的故事,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證明了只要不放棄自己,就可以讓人生發光發熱。

啞女公關 - 齊藤里惠 啞女公關 失聰的筆談女公關

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打敗村上的啞女公關
夜幕降臨,東京銀座又閃耀起低調奢華的光芒。淡妝華服、談吐優雅的女公關正穿梭於政要巨賈之間。其中人氣最高的女 子名為齊藤齊藤里惠,她選擇用筆談的方式接待客人,因為她是一位聾啞人。

啞女公關 - 齊藤里惠 啞女公關 失聰的筆談女公關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

25 年 前,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出生在日本青森縣一個普通家庭。父母對她期望甚高,不幸的是,未滿兩歲,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就因髓膜感染引發高燒,繼而永久喪失聽力,語言能力也受 到很大的影響,成為了聾啞人。但父母堅持讓她在普通小學而非聾啞學校就讀,甚至還要她學習鋼琴演奏,可以說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幼年是在極大壓力下成長的。

小 學4年級時,班主任在黑板上寫下“因為你是壞孩子,所以老天爺罰掉了你的耳朵”。受此打擊,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開始蹺課。和普通的殘疾人一樣,她最大的痛苦源自於看 不到自己在社會中的價值。加上和父母的衝突,為了逃避現實,她成了不良少女,喝酒、抽煙、偷竊、吸香蕉水……被當地居民稱作“青森縣第一不良少女”。

一 天,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和同黨聚會時,一家高級酒吧的媽媽桑路過,只看了一眼,她便認定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能夠成為酒吧女公關。“原來聾啞的我也會被人需要”,帶著這樣的想法,齊 藤里惠踏入了新的生活。

由於只能和客人用筆交流,一開始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並不被看好。但這時她從小苦練的書法派上了用場,筆談所特有的私密感也讓客人感到新鮮。筆談女公關 啞女公關 齊藤里惠則第一次感覺到工作的充實。之後她離開了青森,隻身前往東京。

銀座No.1女公關
不 管是購物還是餐飲,日本人最認 可銀座的品質,銀座高級酒吧也被視為一流。東京的大公司接待重要的業務夥伴,銀座的酒吧是不二之選。雖然一次的人均消費約在 5萬日元(約合3400元人民幣),但正因其昂貴,客戶倍感禮遇。店越高級,女公關的應酬之道也就越高明,接待方也因此輕鬆不少。在泡沫經濟時代,經典的 “應酬路線”為:6點左右與客戶在普通酒吧集合,喝上一兩杯後去高級壽司店用餐,餐後前往銀座酒吧聊天,最後打車回家。其中高級酒吧是應酬路線的關鍵部 分。

銀座的酒吧大多為會員制,無人領路的顧客即使樂擲千金也會被店家婉拒。這樣的店裡的消費絕非普通上班族所能承受的。齊藤里惠工作的酒 吧雖坐落在寸土寸金的銀座,但每日僅營業4小時(晚8 點至12點)。顧客進門就有2.5萬日元(約合1800元人民幣)被記在賬上。店內所有酒類均整瓶銷售(喝不完將由店家代為保存),其中葡萄酒的價格多在 1萬日元以上,威士卡則是3萬日元起價。初次光臨的顧客須指定一位陪酒者,之後不再變更。顧客消費額的10%將作為陪酒者的酬勞,另有5%則是政府收的消 費稅。

富裕、顯貴是顧客們的共同點,但他們來酒吧的目的各異:草擬商業合同、接待公司貴賓、一訴工作困境、絮叨家庭苦惱……這些,都需要 女公關們巧妙應對。

陪 酒者的外貌和談吐不能遜色于大公司總裁的秘書,穿著也必須高雅昂貴(一般說來穿和服較多)。齊藤里惠提到,在銀座酒 吧對客人說“您的阿瑪尼領帶很好看!”是二流水平。只誇讚名牌而忽略客人本身其實是很不禮貌的,還不如什麼都不說。“正確”的說法是“您的阿瑪尼領帶很適 合您!”

聰慧、美貌、勤懇,讓齊藤里惠在銀座越來越受歡迎。但她謙虛地表示是筆談的特殊形式拉近了自己和客人的距離。平時人們用聲音交 流,筆談感覺有點像寫情書。另外,對話會被周圍的人聽見,筆談則限於兩人之間,等於是“秘密對話”,這份親密增加了交流的樂趣。

如 今,快 到末班車時段的銀座車站,除了身著西裝的白領職員,還能看到梳紮了秀髮的嫵媚女性,她們就是剛下班的銀座酒吧女公關。在過去的泡沫經濟時代,女公關搭地鐵 回家是難以想像的事,但由於持續的不景氣,銀座原有800多家高級酒吧正不斷消失,生存下來的店家裡的女公關為節省開支,也改搭電車回家。

“客 人沒什麼精神,我也感覺有點淒涼。”齊藤里惠覺得這時候更需要給客人以鼓勵。一次,顧客是房地產公司的一位高層幹部,落座後不斷感歎“很辛苦”。齊藤里惠 就在他寫的 “辛”字上加了一橫,指著眼前的“幸”字道:“現在的辛苦是為了日後的幸福。”客人掉下了眼淚,過後表情比進店時輕鬆許多,離開時還露出了笑容。

還 有一次,文化名人W先生來店裡。面帶疲憊寫下一句“很忙”,之後談起近來和妻子的種種矛盾。齊藤里惠便寫道:“要不跟太太慢慢地說說話?”W先生回答, “一時也不知從何說起。”齊藤里惠把 “忙”和“忘”都拆成“心”、“亡”,提醒W先生和太太開始找回“心”的旅程。

雖然第二天客人們仍 要面對慘澹的經濟環境和激烈的競爭,但舉止優雅、“談吐”不凡的齊藤里惠無疑安撫了現代男性們疲憊的心靈。觥籌交錯間,一次玫瑰色的心理治療也就完成了。

自 傳掀起全日本“齊藤里惠熱”
今年5月,齊藤里惠的自傳《筆談Hostess》正式出版,短短3個月重印9次,銷量直逼10萬冊大關。在齊藤里惠老 家青森縣的一些書店裡,該書甚至打敗了村上春樹的新作《1Q84》,成為店內最暢銷的書。

從 銀座名人到暢銷書作者,幕後推手是光文社資深 編輯宮本修。編輯的直覺告訴宮本,齊藤里惠的經歷可以寫成很特別的書。之前雖有不少人建議齊藤里惠寫下她的故事,但她不願聾啞成為賣點,一直沒答應。而宮 本認為齊藤里惠的故事將給殘疾人和健全人都帶去希望。齊藤里惠這才下了動筆的決心。

《筆談Hostess》大獲成功後,《朝日新聞》等主 流媒體紛紛報導,各電視臺也聞風而動,競標該書的電視劇改編權。
據宮本編輯介紹,出版社不久還將趁熱推出《齊藤里惠名言集》,收錄齊藤里惠富有哲 理機趣的筆談名言。《齊藤里惠的漢字遊戲》也在醞釀之中,取材于齊藤里惠在筆記本上和客人玩的漢字訓讀遊戲。

雖然已獲得成功,但齊藤里惠 還是有自己的憂慮。日本共有600萬殘疾人,約占總人口5%,但齊藤里惠從未見過殘疾的客人,在銀座酒吧工作的殘疾人似乎也只有她一個。齊藤里惠表示: “可能殘疾人比較消極畏怯,所以不願出現在這樣的場所。”

所 幸一家小小的麵包店鼓舞了她。該店創始人小倉昌男瞭解到日本殘疾人的平均月收 入不足1萬日元(約合 670元人民幣)後,創辦主要由殘疾人經營的麵包店“Swan Bekery”,目標是不依靠政府補助或慈善捐款而獨立經營。目前Swan Bekery已有26家門店。

一日,Swan Bekery現任社長海津步光顧齊藤里惠的酒吧,之後還帶她去參觀了銀座門店。在那裡,殘疾人與健全人協同工作的場景給齊藤里惠留下了深刻印象。 “Swan Bekery沒有特別照顧殘疾人,而是通過合理分工讓大家協同合作。我也希望能創造出那樣的工作環境,讓殘疾人和普通人共同發揮才能,快樂共事。”齊藤里 惠很有感觸地說。

目前,她正籌畫去夏威夷留學。相對日本來說,美國社會對殘疾人更包容。齊藤里惠希望在這樣的環境裡學習美容方面的課 程, 日後開設自己的美容院,讓殘疾人和健全人一起快樂地工作。她深信殘疾人有被隱藏著的才華,“就像全盲的辻井伸行能在範克萊本國際鋼琴大賽中奪冠,那年他才 20 歲。”今年 25歲的齊藤齊藤里惠打定主意要在30歲前創業,看來,“筆談女社長”將會成為她下一個身份。

    全站熱搜

    jianmin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