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成長中逐漸明白的一件事」這是今年度  5/21基測出的作文題目  當大女兒考完回來 跟我說這個又臭又長 念起來還有點拗口的作文題目時   我第一個念頭   逐漸明白的一件事?   哪件事?  不就是那回事嗎?  不知各位想到的會是哪件事?   還是只有我ㄧ個人會想歪??   幸好  我不是考生   不然我可能會即興寫出一大篇限制級的文章  讓閱卷老師看得臉紅心跳   我也很想知道  有沒有哪位國中生敢大膽依此作題材  大作文章?  真是好奇啊!
   聽女兒說   考前國文老師耳提面命   作文想拿滿級分  六級分  篇幅不可以太短  至少要寫個500字   字大小均一 的重要性  遠勝於字跡的美醜   記得每個字都要大大的寫   因為作文的閱卷方式  是把學生寫好的文章  一一掃描後   e-mail寄給老師評分  老師是在電腦上看文章   掃描後的字  會縮小   萬一你的字寫的很小  掃描後會更小  更不清楚  很難閱讀   分數會很低
     原來如此啊   13928是古早人  以前我聯考的時候   北聯  五專  師專  國文科連作文滿分是200分  我都穩穩拿180分以上  作文幾乎等於滿分  也就是現在的滿級分  六級分   驕傲的咧  
      以前作文採人工閱卷   我的文章要經過兩個老師評分後  再除以二  打上平均分   速度很慢  現在這種電腦閱卷方式   速度聽說快很多  下週四就可以知道我女兒的成績了   5/23蘋果日報  有基測解答  女兒對完答案  說英文拿到滿分  臉上卻看不到一絲欣喜    因為她平常就是靠英文高分超越大家   拉開分數差距   這次基測英文題目太過智障   滿分者比比皆是   測不出程度  讓她很沮喪
   基測當天我本來想陪考  見證一下女兒歷史性的一刻  也想湊熱鬧看看女兒平常一付老神在在的樣子  考前一週也不熬夜  天天11點多就躺平夢周公去  我想看她到了考場會不會慌張失措?
   可是大女兒卻很鄭重的警告父母說  :誰都不准來陪考   不然會害我考爛!  聽她這樣一講  誰還敢白目去陪考啊?只好叮嚀她   天氣熱 記得帶水  看看午餐想吃什麼    叫爸爸中午給你送過去
   女兒說  學校已經準備好  好幾大箱水   中午也集體訂好便當了   所以什麼都不需準備  哈哈哈   我聽了大樂   我本來還想帶椅子  扇子  水果的... 這下全都省了   女兒要考試  我竟然什麼東西都不用準備   超輕鬆的   女兒也不是念什麼貴族學校  只是家附近一所普通公立國中而已   竟然設想如此周到   超貼心
    原本我以為各個國中都這麼進步   後來一問才知  我朋友小孩念居仁   家長幾乎都要陪考  因為學校並沒有幫忙準備任何東西
    每一科考試中間的休息時間有50分鐘   女兒說考試這兩天  她們學校的校長  全程盯場督軍   跟作戰沒兩樣     校長早早擬好計畫  做好安排 
    這50分鐘   學校早就向考場租好休息室   放牛班的一律集中到大禮堂吹冷氣休息   家長也很開心 不用在盛夏 忍著酷暑陪考   聽說還有很多家長特地帶草蓆去   睡成一片 
   有的學生  一人考試  全家連阿公阿嬤全都出動  女兒說看到一堆媽寶  被家長噓寒問暖  又是按摩又是吹涼   一考完 就大喊"寶貝   草蓆鋪好了  快來躺躺!"  女兒說  一聽 就感到很噁心    都幾歲了   搞得跟幼稚園一樣
    升學班的就不去大禮堂吹冷氣了    全部被集中到3個沒有冷氣設備的教室  不給吹冷氣的原因  聽說是擔心這些菁英學生   進出冷氣房  會適應不良  著涼感冒  刻意營造跟考場一致的環境溫度     
   在兩科考試的空檔  校方要這些所謂的好學生  充分把握這50分鐘  努力臨陣磨槍   不准家長跟閒雜人等進出   教室裡充滿肅殺 緊張的氣氛    跟大禮堂人聲嘈雜的菜市場狀況大異其趣
   每個教室還配有下個科目考試的專科老師幫忙復習重點   這些老師在考場可能太緊張了  比學生還慌  整個腎上腺素大激發  非常激動的不斷提醒學生說   快快快  有什麼問題  快點問我  問我...
    聽完女兒對考場的描述   我對校方縝密細心的安排   非常感謝   猜想這也可能是該校的傳統   我家附近的這所國中   是全太平區升學率最好的明星學校  年年招生都爆班  在少子化的時代   大部分學校都在減班   只有我女兒學校一直在增班   非常罕見  意外造成我住的這個社區  房價不至於過分下跌   被劃入明星學區    房子得以保值  孩子也可以放心就近讀書  好偷笑啊!  當初買這房子只是看環境很清幽  住戶少又安靜  沒想到還有這些附加價值   賺到了! 
   基測聽說6/2就可以知道成績了   超快的ㄋㄟ    真不敢置信   5/22才剛考完的說    女兒說對過答案  公立高中上榜應該沒問題   聽到這句話  我稍微安心了一些   可是我老公卻說  想讓孩子參加二次基測   要我好好打聽   去補習班報名二次基測考前衝刺班   看可不可以多進步一些   一舉衝上前三志願?    天啊  我還不能鬆懈嗎   這一年來  家有考生的日子   我覺得我受夠了!!   從去年暑假開始   女兒周一到週日  天天都要去學校   所以我假日也不敢出去玩   全都關在家  不能出門 
       去年冬天又是台灣30年來最冷的寒冬    我不會開車  只會騎機車 晚上氣溫常常降到10度以下  刺骨寒風有時還夾著冰雨   晚上都快10點了   我不能睡覺  也不可以休息  那麼晚了    我還要硬撐著疲累身軀  冒著凜冽寒風   騎去補習班 接女兒下課   女兒每天早上6點多出門  回到家都晚上10點多了   我看了也好心疼    不斷咒罵   去它的教改   越改  孩子越痛苦    還不如不要改  一綱多本   念都念不完   光是國文這一科  就完全沒有範圍可言    隨時會冒出一篇不知哪挖出來的古文來考你    有夠整人的   叫孩子要怎麼準備嘛 ?
   到底二次基測要不要考 ? 聽說第一次基測考完 好學校就會被登記完  這是真的嗎?   拜託有經驗的媽咪指點一下迷津   順便推薦一下   台中有哪一家補習班   辦二次基測衝刺班比較有效  有口碑??  謝謝!
   講完基測痛苦話題   來聊點輕鬆的    回到本文題目  也是基測作文題目    你在成長中逐漸明白的一件事
   看到這題目  我真的不由自主的想歪ㄋㄟ    一直想到人之初那回事   不知道大家都是何時才知道  人是怎麼來的?
  我出生的年代比較保守   很多人都是等到高中以後才明白  不要笑喔   那時候的國中課本   健康教育14章   很多老師都羞於講解   大部分都是跳過去 要學生回家自己讀   13928比較幸運啦   我的健康教育老師原本是護士  她倒是很落落大方的詳細解釋  不過    她只認真把男女生殖器官好好介紹了一番  真正的受孕過程  倒是沒有多提
   13928是好奇寶寶   國小時  家裡有訂聯合報  以前的報紙很好玩  就只有3大版而已   頭版   影劇版 副刊  就沒了  我記得小學三年級開始   副刊好像有個 性不性由你單元   裡面有很多讀者投書問性事  再由報社請專家執筆回答   我想那個專欄就是我最初的性教育吧
   我當時才9歲左右   專欄的用詞都非常模糊含蓄  看得我 有如霧裡看花   越看越迷惑   我到現在還記得非常清楚  我常常拿著報紙 纏著老爸問東問西   讓我爸很困窘  只能顧左右而言他  我最常問我爸的問題就是   爸爸  到底什麼是房事啊?為什麼這個專欄每天都會提到這件事?  房事到底是什麼啊 ?
   後來  我爸也許被我問煩了  還是說  我爸覺得我已經夠大了    我小學4年級時   我爸送給我ㄧ本書   是聯經出版社的性教育書籍   沒有圖片 只有文字敘述  我看完以後   大感驚訝   加上那陣子我不小心接觸到色情書刊   好像是班上男同學惡作劇  故意撕下交媾圖片嚇女生   看到實際照片   我幾乎已經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但是我身邊都是乖乖牌女生    這個所謂人生天大的秘密   我卻無人可以分享討論  確實挺悶的   升上五年級時   有一天  我實在忍不住了   就跟我最要好的同學碧珠  透露了這件事   
    碧珠是我小學最要好的朋友  我們住得很近    每天早上她都會在我家門口大喊我的名字  然後再手牽手一起上學   下課時  連上廁所都要一起去   同學都笑說我們兩個是連體嬰    放學當然一起回家  夏天最愛一起繞去柑仔店  買一支五塊錢的清冰冰棒吃   然後再各自回家吃飯  一吃飽就到對方家裡寫功課  寫完再一起玩    玩到傍晚6點鐘   卡通小甜甜要開演了   才趕快飛奔回家  吃飯配卡通  看完華視6點的小甜甜  無敵鐵金剛    6點半再轉到台視看小天使  小英的故事
     我們是那麼要好  一天24小時除了睡覺  其他時間幾乎形影不離  只有我ㄧ個人知道那麼大的秘密  怎麼可以?    小學5年級時   有一天  我先試探性的問她   妳知道你爸媽怎樣生下你的嗎?   她搖搖頭   於是我就一五一十的告訴她過程
   她先是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聽我說   等到我說到  就是你爸爸的.....   放到你媽媽......
   我講完這句時   她竟然在我面前  嚎啕大哭    而且是放聲大哭    邊哭邊大聲咒罵我  哭著說 她的爸媽不會做那種事情  不可能!!  罵我不要臉  齷齪 .... 她才不相信  說我思想邪惡 骯髒.....然後邊哭邊掩面跑走
   然後  一整個學期   她都不再理我    也不跟我說話    徹徹底底跟我切八段    偶而眼神交會   她還會用憤怒夾雜鄙夷的眼神   斜眼瞪著我   好像我是犯了滔天大罪的惡人   她還聯合很多女同學孤立我    叫大家不要跟我玩    我在小學高年級的時候  被大家當成髒東西   對我敬而遠之   日子很難過
   不過   長大後想想  我也很對不起碧珠同學   我在她毫無心理防備下  讓她大受驚嚇  並且提早結束她的純真童年  我確實也蠻該死的  
    國中時  我曾經很想跟碧珠說對不起   可是兩人早已沒了交集   這種事  我也沒勇氣再開口提起  國三那年  碧珠搬家離開了同住的那條巷子   我與她    自此失去了連絡     
    失去死黨友誼的那段日子   我真的好寂寞    我在成長中逐漸明白的一件事   這件事帶給我的  竟是一段無比傷心落寞的回憶!   
延伸閱讀~  13928聊國中14章   這篇很有趣喔 http://tw.myblog.yahoo.com/13928-13928/article?mid=6510       
全國基測與北北基聯測的作文題目一致,為《我在成長中逐漸明白的一件事》。北市龍山國中黎元浩以親身經歷作文,他曾在大陸念書,國二轉回台灣就讀,被班上同學取「共匪」綽號、沒有朋友,他試圖努力拉近與班上距離,最後逐漸明白就算被罵、被冠上共匪綽號,也要勇敢面對,終於獲得同學認同。
     國中老師分析,這類題目對學生來說應不陌生,但要寫出漸次感,如果只敘述事件,只能拿到基本分,能否衝高分數,取決於是否有層次地描述疑惑解開的過程。
     萬華國中吳雨恬則以家中突遭經濟變故為題材,寫出自己對此事想法,並反省「身為家中一份子,我能貢獻什麼」,最終醒悟「家永遠是避風港」;龍山國中廖崇佑則想起,某次課堂上,他無故被罵想反駁,卻突然想起輔導老師過去的教誨,領悟到「包容」真諦。
     也有學生刻意跳脫生活經驗,從時事角度下手,北市龍山國中陳品儒,從日本大地震時,台灣民眾反應切入,因感同身受,大家不僅捐錢,還在網路上聲援,讓他明白「幫助他人重在心意,而非金錢或物質」。
     青年國中考生劉耀文則是感嘆時光飛逝,他說,以前常和表哥吵架、頂嘴又不聽話,後來發現兩人因求學外宿,相處時間愈來愈少,以此延伸到與家人,應該好好珍惜相處的時光。
     桃園中興國中學生葉佳姍表示,她以「母愛」為題,因為過去一直以為媽媽對她和弟弟的付出是理所當然,有次看到媽媽在家裡忙碌的背影,讓她感覺到母親辛苦的偉大,想要將這段領悟的過程,以文字表達出來。
     萬華國中李政軒小時候被媽媽講的「空城計」故事所吸引,以揣摩「空城計」中司馬懿不戰而敗心境為引,道出小時候與現在,他對事物看法的轉變,逐漸明白對事物不斷的思考與推敲,是讓自己增進智慧的活水,算是考生中,寫法較特殊例子。

    全站熱搜

    jianmin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