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穀災」來臨!
  俗語說:「民以食為天」。全球人口正高速成長,貿易與經濟亦持續擴張,而處於發展中國家的亞洲、南非與南美洲,也脫離了貧困的陰影;這同時也是第一次,在吃的方面,比以往還多、還好。在副食品方面的需求,也是有增無減,如糖、玉米、咖啡、小麥、稻米、豆類與葉菜類等農產品。

「高糧價」時代來臨
  近年來,能源價格迭創新高,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農產品上。據第三O七期《財訊月刊》的報導,全球小麥、玉米、黃豆等大宗物資狂漲,就糧食需求面而言,不啻為一場超級「穀災」。許多分析者認為,這場「穀災」可不像股市吹泡泡,達到高峰後就破滅探底,小麥、玉米、黃豆這三樣最基本的大宗物資在近年價格齊揚,可說是為高糧價時代揭開序幕。
遠東大聯投信表示,儘管石油、鐵礦石、銅和其它工業商品的價格大幅上漲,許多農產品的價格一直表現低迷,直至今年才跟上步伐;即便如此,農產品價格上揚幅度,仍不及前一波的循環。與1970-1982年相比,穀類方面,當年上漲約249%,如今(2001-2007)僅漲113%;食用油方面,當年上漲306%,現今漲193%;食品方面,當年曾達477%的漲幅,現今僅約139%。就長遠來看,其走高的空間仍相當大。

大宗物資引發的通膨壓力,遠大於其他商品
  一般而言,高報酬通常伴隨著高風險,不料此波高油價,同時伴隨著高糧價。更重要的是,其尾隨而來的後續效應非常人所能預估。由於受到市場對生質燃料需求的推動,農產品價格出現了飆升,並推動全球食品價格普遍上揚,進而形成了一股新的通貨膨脹壓力。

  遠東大聯投信表示,事實上,食品價格上漲已給世界部分地區的消費者造成了困境,這些消費者主要集中在中、印和拉丁美洲等相對貧窮的國家。此外,食品價格的上漲還有一個不利影響:通貨膨脹率的提高。食品是許多亞洲國家最大的消費品,因此農作物價格上漲儘管對農民有利,卻會使低收入消費者雪上加霜,損及部分國家的經濟發展。如果此趨勢繼續下去,全球經濟的成長速度很有可能因此而放緩,因為消費者可能不得不減少在其他方面的支出,而各國央行為遏制通貨膨脹,也將被迫調升利率。

生質燃料,挖東牆補西牆?
  正當市場一片為「生質能源」叫好之際,隨之而來的卻是比高油價還驚人的「高糧價」。的確,在歐美,以及其他國家在倡導以生質燃料取代傳統能源時,任誰也想不到物價上揚的速度如此之快。

  今年1月,上萬名墨西哥人走上街頭示威,對玉米餅價格上漲到十年來最高點表達不滿─因為做為玉米餅和乙醇燃料原料的玉米價格大幅上揚。由於過度倚賴石油造成溫室效應加劇,以玉米為原料的乙醇燃料被視為絕佳的替代方案。然而製造乙醇燃料的風潮,大幅增加對單一物料的需求,也對食品供應市場造成很大的波動。食品供應鏈和自然環境生態緊密相連,只要其中有一個環節變動,不論是長期、緩慢的氣候型態改變,還是短期的需求價格上揚,所影響的層面都很廣大。

  遠東大聯投信表示,在全球經濟歷經了多年的強勁成長之後,全球糧食庫存目前處於30年來的最低水平,如果農民將更多農作物用於生產乙醇或其他燃料,糧食庫存還會更加吃緊。根據美國農業部(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簡稱USDA)的資料,2006年,美國如預期產出50億加侖乙醇燃料,使用了佔收成總量20%的玉米。到2010年時,玉米產量的30%(約115億加侖),將用於製造乙醇燃料(見圖)。

  此將造成的連鎖效應:由於玉米飼料價格變貴,農民所飼養的牛只和雞只數量會下降,造成牛肉、雞肉及乳品類價格上漲。農民們可能會因此使用更大比例農地來種植玉米,減少其他農作物的產量,而使其他農作物價格上揚。況且,乙醇燃料工廠需要更多的水來運作,這又是另一項成本壓力。

圖:玉米-民生消費、乙醇與出口情形

資料來源:USDA Long-term Projections, February 2007.

  遠東大聯投信認為,至今為止,食品價格上漲雖未顯著提升全球整體通貨膨脹率,整體物價水準仍相對較低,以歷史標準來衡量也還算穩定。不過,引發當前這波食品價格上升的力量將長期存在,加上許多國家都面臨著土地和水資源短缺問題,而這些問題在以往食品價格上漲時是不存在的。因此,現在無法像以前那樣透過增加農作物種植面積,來紓解糧食供應緊張的狀況。現在的食品價格已展現上升趨勢,未定肯定仍將持續走高。

來源:eFund 基金網

    全站熱搜

    jianmin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