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博物館從2004 年11月4 日到2005 年5月1日,展
示50件埃及法老王圖特卡蒙陵墓的重要藝術作品。

【標題】:法老的詛咒

【內容】:1994年3月1日,舉世聞名的“世界第八大奇跡”——秦始皇兵馬俑二號俑坑正式開始挖掘。這是本世紀以來巨大的考古發現之一。  在二號俑坑內已出土有銅矛、銅弩機、銅鏃、殘劍等,其中還發現了一批青銅劍,長度為86釐米,劍身上共有八個棱面。考古學家用遊標卡尺測量,發現這八個棱面的誤差不足一根頭髮絲,已經出土的19把青銅劍,劍劍如此。這批青銅劍內部組織緻密,劍身光亮平滑,刃部磨紋細膩,紋理來去無交錯,它們在黃土下沉睡了2000多年,出土時然光亮如新,鋒利無比。科研人員測試後發現,劍的表面有一層10微米厚的鉻鹽化合物。這一發現立刻轟動了世界,因為這種鉻鹽氧化處理方法,只是近代才出現的先進工藝,德國在1937年,美國在1950年先後發明並申請了專利。  在清理一號坑的第一過洞時,考古工作者發現一把青銅劍被一尊重達150千克的陶俑壓彎了,其彎曲的程度超過45度,當人們移開陶俑之後,令人驚詫的奇跡出現了:那又窄又薄的青銅劍,竟在一瞬間反彈平直,自然恢復。當代冶金學家夢想的“形態記憶合金”,竟然出現在2000多年前的古代墓葬裏。  事實上,關於鉻鹽氧化處理的方法,絕不是秦始皇時代的發明,早在春秋戰國時期,中國人就掌握了這一先進的工藝。  春秋五霸時期,越王勾踐“臥薪嚐膽”,一舉擊敗了吳王夫差,演出了歷史上春秋爭霸的最後一幕。歲月的流逝,使這場驚心動魄的戰爭靜靜沉睡在歷史的長卷裏,忙忙碌碌的後人幾乎把它遺忘了。  然而,一支考古隊在挖掘春秋古墓時,卻意外發現了一把沾滿泥土的長劍,劍身上一行古篆———“越王勾踐自用劍”躍入人們眼簾。這一重大的考古發現立即轟動了全國,但是,更加轟動的消息卻來自對古劍的科學研究報告。最先引起研究人員注意的是:這柄古劍在地下埋藏了兩千多年為什麼沒有生銹呢?為什麼依然寒光四射、鋒利無比呢?通過進一步的研究發現,“越王勾踐劍”千年不鏽的原因在於劍身上被鍍上了一層含鉻的金屬。大家知道,鉻是一種極耐腐蝕的稀有金屬,地球岩石中含鉻量很低,提取十分不易。再者,鉻還是一種耐高溫的金屬,它的溶點大約在4000℃。  中華文明中曾有過太多的秘密,誰能想像,本世紀50年代的科學發明,竟然會出現在西元前二百多年以前?又有誰能想像,秦始皇的士兵手裏揮舞的長劍,竟然是現代科學尚未發明的傑作?問題是在發現以後,我們用什麼態度來解釋這種超常規的科技早熟現象?我們真不希望看到有些人用“偶然”來解釋,它應該有一個更加具體的說明。假如以上的事實是真實的話(至少鉻鹽氧化處理不是假的),那麼我們就會問:他們的技術源淵是什麼呢?

 

古埃及學家對'詛咒'之說,一向有其它看法。那麼,法老的詛咒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古埃及是一個對來世和死後復活深信不疑的文明。為此他們發展出了一整套獨特的喪葬習俗。作為人世間至高無上的統治者,法老王享有其中最好的待遇。古埃及人同時也認為,法老在死後也將會面臨比凡人更大的挑戰。因為,假如他能夠借助魔法的力量,成功穿越地府十二道黑夜之門、以及所有惡靈的阻擋,最後順利地成為諸神中一員的話,他將能為他留在人世的子民們帶來平安和幸運。 


正因為此,必須為法老准備好充足的魔力,讓他帶著它們一起離開人世。這也從另一個側面,形成了古埃及獨特的現象,即法老與祭司間相依存的情況。 



從已發現的咒語類別來看,與法老共赴幽冥之路的咒語,針對盜墓者的並不多,主要還是為了幫助法老走好地府之路對他起幫助作用的內容,即針對宗教中邪惡的黑暗力量的。 


那麼,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人或直接或間接地與古埃及遺跡扯上關系後,死於非命呢? 


一九八九年,美國考古學家肯特.威尼斯在帝王谷中,主持發掘了一座編號為K-V5的陵墓。在這座陵墓裡,埋葬著十九王朝拉美西斯二世的四十八位王子。 


陵墓早已被盜掘一空,但是它仍然留給發掘者們一個意外收獲:這是一座黑暗而潮濕的陵墓,墓中隨處可見一團一團奇怪的東西。它們以木乃伊和陪葬的食物為食,滲入的尼羅河洪水又給它們帶來了更多的食物。更重要的是,這些家伙不需要氧氣。 


這些致命真菌的發現,與圖坦卡蒙陵墓發掘記錄中的一條訊息十分吻合。那就是,圖坦卡蒙王陵在最初被開啟的時候,墓中也發現了許多成團的'莫明其妙的東西'。它們很可能就是和王子墓中同樣的致命真菌。也就是卡那馮爵士、以及更多受害者致死的重要原因之一。 


為什麼發掘K-V5的考古者們沒有一個死於非命呢?





古埃及學家對“詛咒”之說,一向有其它看法。 那麼,法老的詛咒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古埃及是一個對來世和死後復活深信不疑的文明。為此他們發展出了一整套獨特的喪葬習俗。作為人世間至高無上的統治者,法老王享有其中最好的待遇。古埃及人同時也認為,法老在死後也將會面臨比凡人更大的挑戰。因為,假如他能夠借助魔法的力量,成功穿越地府十二道黑夜之門、以及所有惡靈的阻擋,最後順利地成為諸神中一員的話,他將能為他留在人世的子民們帶來平安和幸運。 

正因為此,必須為法老準備好充足的魔力,讓他帶著它們一起離開人世。這也從另一個側面,形成了古埃及獨特的現象,即法老與祭司間相依存的情況。

從已發現的咒語類別來看,與法老共赴幽冥之路的咒語,針對盜墓者的並不多,主要還是為了幫助法老走好地府之路對他起幫助作用的內容,即針對宗教中邪惡的黑暗力量的。


那麼,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人或直接或間接地與古埃及遺跡扯上關係後,死於非命呢?

 
第一種解釋:致命真菌
一九八九年,美國考古學家肯特·威尼斯在帝王谷中,主持發掘了一座編號為K-V5的陵墓。在這座陵墓裡,埋葬著十九王朝拉美西斯二世的四十八位王子。

墓早已被盜掘一空,但是它仍然留給發掘者們一個意外收獲:這是一座黑暗而潮濕的陵墓,墓中隨處可見一團一團奇怪的東西。它們以木乃伊和陪葬的食物為食,滲入的尼羅河洪水又給它們帶來了更多的食物。更重要的是,這些家伙不需要氧氣。

這些致命真菌的發現,與圖坦卡蒙陵墓發掘記錄中的一條訊息十分吻合。那就是,圖坦卡蒙王陵在最初被開啟的時候,墓中也發現了許多成團的“莫明其妙的東西”。它們很可能就是和王子墓中同樣的致命真菌。也就是卡那馮爵士、以及更多受害者致死的重要原因之一。

為什麼發掘K-V5的考古者們沒有一個死於非命呢?

那是因為,現代的科學技術,已經讓人們明白了隔離的重要性。考古隊員們在最初進入墓室的時候,都會穿戴上防護的服裝,以及面罩、手套等等。 

而在發掘圖坦卡蒙王陵、以及更早以前其它的發掘時,人們還沒有這種意識。

那位在狂亂狀態中死去的德國人杜米切恩教授,他那個時代的防護裝置,僅僅是將一塊橘皮綁在鼻子下面,用以沖淡一些墓穴的異味而已,根本不可能將致命的真菌孢子與自己隔離。

第二種解釋:毒藥

古埃及的祭司們,是人類歷史上已知最早、也最擅於利用毒藥的一群人。

早在公元前三千年的時候,埃及最早的前王朝時期,埃及的第一位法老王KA,就已經指派專人種植有毒的植物了。人們還發現了不久後的曼尼斯法老時期的文書,上面記載著許多毒物的應用方法。上面不但有鴉片、砒霜、附子等,甚至也包括一些氰化物。除此之外,在古代埃及,毒蟾蜍還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被視為聖物。除了它的毒素之外,人們想不出其它有說服力的理由了。

所以,人們也認為,古代埃及人很有可能將劇毒作為保護法老陵墓的武器使用。

當然,對毒物的使用也不一定就是有意為之。因為在陵墓內隨處可見的壁畫上,那些絢麗的色彩裡,就含著各種劇毒成份。

除此之外,“屍毒”也是一種很可怕的毒素,它能使接觸者誘發腦膜炎等不治之症。

這些林林總總的毒素混雜起來,累積在密閉的法老陵墓中無法消散,當然就有可能對闖入者(特別是最初的一些闖入者)的身體產生無法彌補的傷害
 
第三種解釋:放射線的輻射

仔細看看因“法老的詛咒”而喪命的病例,除了發高燒、中風之外,更多的是瘋癫、以及血液循環系統的毀壞。

於是,關於放射線的解釋也提上考慮的範圍之內。

現在,人們已經在埃及的中部,發現了鈾礦石,似乎也在進一步地證實這種推測的可能性。

即:金字塔的一部分是由帶放射性的石料砌成的。更準確地說,古代埃及人已經發現了放射性的鈾的作用,用它來保護法老身後的平安。或者那些緊緊貼在木乃伊身上、或放置在陵墓中的護身符等等,就是用純度較高的含鈾礦石制作或至少曾經接受過輻射“加工”的。

一九一二年四月十五日,史上最為慘烈、影響也最深遠的一次海難,在英國——紐約的航線上發生。悲劇的主角名叫鐵達尼號。

踏上這次不歸之旅的,除了兩千多名乘客之外,還有一具古埃及女祭司的木乃伊。她生活在十八王朝,即圖坦卡蒙的那個時代。

木乃伊的身上佩著許多的飾物,最顯眼的就是安放在胸前的一塊符咒,那上面畫著死神奧西裡斯像,還有一行文字:快從沉睡中醒過來吧,你眼光所及能戰勝傷害你的一切。

為了妥善保管這具木乃伊,它被安放在船長的駕駛艙裡。


據說,和這具木乃伊打過交道的人裡,很多都有神智不清的情況發生。那麼,是不是駕駛鐵達尼號的船長也成為其中的受害者之一呢?老練的愛德華史密斯船長,在駕駛鐵達尼號的最後一天,做出了一些令人斐夷所思的決策,其中包括過分的高速、還有選擇了非正常的航道等等。

而其它的船員也多少犯了與船長相似的錯誤,例如求救電報發出的時間太晚等等。

在研究鐵達尼號海難原因的時候,有人就提出這樣的疑問:是不是船長和船員們頻繁接觸女祭司的木乃伊,受到了詛咒的影響呢?假如詛咒之說太過於飄渺,那麼,至少也是受到了木乃伊所佩飾物上可能攜帶著的放射線影響吧?

當然,真正的原因隨著巨輪的沉沒,而無從查考。但是關於木乃伊的疑問,卻肯定會在很多人的心裡成為一個不解之謎,更進一步加深了對神秘古埃及的向往。


第四種可能:心理壓力

這種情形,多數發生在初次接觸金字塔的非專業人士中間。他們往往只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前往參觀,但是在他們身上發生的類似“詛咒”事件,卻也頻繁發生。

一八六六年,中國學者張德彝參觀了胡夫金字塔。事後他形容自己入塔的感受時說,自己當時有喪魂失魄的感覺,眩暈不能自制,出塔之後才發覺,自己已是一身冷汗。“至今思之,為之神悸。”

張德彝的感受,對於金字塔的導遊和周圍的居民來說,簡直不值一提。因為和許多參觀者比起來,他已經就算很不錯的了。

一九七二年,一位西班牙女遊客,在胡夫金字塔內墓室的入口,仿佛遭到電擊一般的尖叫著癱倒下來。當人們把她搬出金字塔後,她很快又恢復了正常。

更有甚者,另一位婦女在參觀完畢,想要退出去的時候,昏厥過去,就此一命嗚呼。

其它遊客中,感到害怕、心神不寧的比例也極高,因為精神壓力而引發其它基礎疾病而死去的也不在少數。 

這種情形,研究人員認為,是典型的心理因素影響。

金字的結構很特殊。比如說胡夫金字塔,法老的墓室建於塔中央三分之一的位置,從入口到墓室所在要彎著身子爬過一條狹窄而深長的斜道,參觀墓室之後,又只能再次一步步退出,對很多身體素質並不強壯的人來說,是一次體力上的考驗。
 
除此之外,金字塔內空氣混濁,令人有窒息之感。再加上金字塔的神秘傳說早已深入人心,墓室結構則進一步加深一些人的畏懼心理,對意志較為薄弱的人來說,心理硬度力之大不言而喻。

當然,關於“法老的詛咒”,至今研究人員也沒有得出統一的觀點,各種解釋都可能成立。

 
神秘的古埃及,對人們的吸引力是那麼的大。即使在科學已經昌明的今天,因為這份神秘,仍然有不少的人願意相信“法老的詛咒”之說,為這湮滅已久的神秘古代文明再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在人們的強烈要求下,研究者將圖坦卡蒙的木乃伊重新組合起來,將少年法老放回他的陵墓中,讓他擺脫塵世間的喧囂,再次開始他的重生之旅。

多少受了“詛咒”之說的影響,一九七七年,當法國政府再一次舉辦古埃及文物展覽的時候,他們用一種近乎敬仰的方式來迎接遠方來客——法國人派出了一架專機,接載到訪的拉美西斯二世的木乃伊。當這位生活在公元前十三世紀的君主莅臨法國土地的時候,法國政府以接待
國家元首的最高禮節,為拉美西斯二世鳴放了二十一響禮炮。

人們似乎心甘情願地接受“法老詛咒”的魔力催眠,在逝去的歲月裡尋找對神秘的向往,寄托對人類童年時期的好奇。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無法不沉迷在古埃及的誘惑裡。當古埃及文明在尼羅河畔蓬勃生長的時候,地球上絕大多數的地方還生活在原始和蒙昧中。

圖坦卡蒙生活的時代,在公元前一千三百多年,那時的世界另三大古文明還在
芽狀態,中國那時正在夏商時期,而古埃及的文明卻已經十分成熟,並成功地將它壯觀的遺跡保留至今。更早一點的公元前二千六百年時,世界正在新石器時代徘徊,中國則處在三皇五帝的上古傳說時代,而胡夫金字塔卻已經巍然屹立在尼羅河岸。

其實,在埃及的歷史上,盜墓是曾經再三猖狂過的行為。在第二十一王朝拉美西斯十一世的時候,更發生過盜墓賊與官員、守陵人相勾結的情況。其中甚至包括底比斯西區市長這樣的高官。當事件被東區市長告發之後,法老極為震驚,派出了一支調查團。但是誰也沒有料到,整個調查團都被陵墓中的珍寶所收買,反而宣稱東區市長誣陷,使這個忠心耿耿的可憐人受到了不該得到的處罰。

直到一段時間後,因為其它緣故逮捕了幾個盜墓賊。不甘心的賊們這才揭發了西區市長的罪行。
這樁三千多年前的奇案記載在莎草紙卷上,於十九世紀被人們在古玩市場發現。
盜墓之舉,既然自古已有,為什麼到了圖坦卡蒙法老這兒,卻成了一個千古之謎呢?

除了對未知自然力量的向往,圖坦卡蒙法老的詛咒能夠如此廣泛的流傳,也許與他神秘的死亡之謎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



來源:http://www.c-km.org.tw/zonglichen5/King%20Tutankhamun.htm

【大公報訊】綜合外電十一日消息:英國考古探險隊上世紀二十年代打開古埃及法老圖坦卡門沉睡幾千年的古墓,此後參與探險的科學家們相繼神秘死亡,使人們毛骨悚然地想起了刻在墓碑上的詛咒─擅闖陵墓的人都要喪生。美國最新一期《國家地理》雜誌揭開了這個秘密,稱真正奪走那些進墓者性命的不是「木乃伊詛咒」,他們是受墓內的黴菌感染。埃及和法國科學家日前宣布,圖坦卡門法老死於傷口腐爛,他死時只有十九歲。科學家用電腦復原了圖坦卡門的年輕英俊面容。

法國科學家模擬的圖坦卡門長相。(圖/美聯社)


美國團隊模擬出的圖坦卡門長相石膏像。(圖/美聯社)

埃及科學家以電腦模擬出的圖坦卡門長相圖。(圖/美聯社)

墓碑上的死亡詛咒

刻在埃及法老圖坦卡門墓上的咒語,聲稱要報復擅闖他陵墓的人。這一「木乃伊詛咒」一直是考古界最神秘的故事。

一九二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英國考古學家霍華德.卡特為首的探險隊打開了法老圖坦卡門沉睡幾千年的古墓。六個月後,參與此次探險的科學家羅德.卡納馮勳爵神秘死去,使人們毛骨悚然地想起了那個刻在墓碑上的詛咒。


不久,探險隊的另一名成員阿瑟.梅斯被人發現昏死在開羅一家賓館的房間裡。接著,看望過勳爵並進入到墓室的好友喬治.古爾德因高燒不退死去。而試圖借助X線技術確定法老死因的科學家阿奇博爾德.里德,在剛回倫敦開始分析收集到的數據時也撒手人寰。離奇的事情接二連三地發生,其中還伴著不祥的徵兆———卡納馮勳爵死的當天,開羅全城大停電,勳爵的狗也在英國死去。人們開始相信這個古老詛咒的存在。

致命黴菌殺人無形

美國科學家最新研究表明,某些古代木乃伊帶有黴菌,而且至少帶有兩種危險黴菌———黑曲霉和黃曲霉。這些黴菌能導致人體過敏,特別是對那些免疫力低下的人,輕則充血,重則肺出血而亡。而且,一些陵墓牆壁上還沾滿了侵襲呼吸道的細菌,如葡萄狀球菌等。此外,蝙蝠也很喜歡寄居在中空的墳墓裡,棲息過程中可能會滴下真菌,導致人體患上流行性感冒之類的呼吸疾病。此外,埃及古墓裡除了屍體還有很多食物,如肉、蔬菜、水果等。這些食物在幾千年的存放中很可能曾經招致昆蟲、黴菌等,然後產生有毒的病原體,最終殺人於無形。

法老並非死於謀殺

科學家星期二宣布,他們揭開了圖坦卡門法老的死亡之謎──這位十九歲少年法老死因在於左腿骨折後傷口腐爛。

圖坦卡門是古埃及十八王朝的法老,於公元前一三三六至一三二七年統治埃及,其死因一直是不解之謎,曾經廣為流傳的說法是他死於謀殺。今年一月埃及文物主管部門組織考古和醫學界專家通過X射線為圖坦卡門的木乃伊進行「體檢」,從頭到腳拍攝了一千七百多張照片。專家希望通過分析這些照片能找到法老的真正死因。

埃及最高文物委員會發表聲明,稱經與意大利和瑞士的專家們磋商後認定,圖坦卡門法老死前左腿曾發生骨折,創口很快發生腐爛和感染,令這位年紀輕輕的法老過早地死亡。科學家沒有在圖坦卡門法老的頭部發現創傷,也沒有發現任何其他有可能顯示這位法老死於謀殺的證據。

面貌復原年輕英俊

來自美國、法國和埃及的三個由藝術家和科學家組成的研究小組用CT掃瞄法老木乃伊得出的高解析度照片,復原製作了這位埃及年輕法老的面部復原模型,揭示了這位埃及年輕法老的容貌特徵。 

復原模型展現給人們的是一個年輕英俊的男子,他臉頰豐滿,同時具有其家族的典型特徵──牙齒排列不整齊。復原的法老面部模型和英國考古學家霍華德.卡特一九二二年在法老墓穴內發現的圖坦卡門金面具在外形上有著許多相似之處,有著非常柔和的特徵,濃濃的眼線則重點突出了他的眼睛。

圖坦卡門的木乃伊至今仍保存在位於埃及南方尼羅河西岸沙漠的帝王谷的墓中。


誰污染誰?

然而考古學家現在最擔心的不是木乃伊或古墓對他們的「詛咒」,

而是現代人對古墓的「詛咒」,現代人仍然普遍缺乏古墓保護意識

,發掘有時候變成了一種破壞。

夏威夷大學的米勒教授表示:「大量的事例已經顯示,人污染了古

墓,而不是古墓污染了人。很多人只知道打開這些古墓,渴望重大

的考古發現,卻不知道如何保護古墓,結果使古墓遭到巨大破壞,

濕氣會令附著在墻壁上的真菌大量繁殖,破壞了那些精美的壁畫和

其他人工製品。」

 

古埃及法老死亡詛咒

 

“誰要是幹擾法老的安寧,死亡就會飛到他的頭上。”這是刻在法老吐坦哈蒙墓上的一句詛咒。

  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年輕的法老吐坦哈蒙統治埃及9年。公元前1350年,他18歲的時候,神秘地死去,歷史學家懷疑是他的政敵謀殺了他。

  吐坦哈蒙的陵墓在地下沈睡了幾千年,1922年11月26日下午被重新打開。主持發掘工作的是英國考古學家霍華德卡特。他的工程資助人是卡納馮勛爵。卡特1891年就來到埃及,發誓要找到隱藏在地下的法老的陵墓。1922年,他從英國帶回一只金絲雀。他的工頭看到後大叫:“這是黃金之鳥啊!它將帶領我們到達陵墓!”

  這或許真的靈驗了。11月4日,工人們終於發現了鑿在巖石上的石階,通向一道未曾開啟的墓門,墓門上寫著吐坦哈蒙的名字。

  就在那個晚上,卡特的仆人恐懼地向他報告:金絲雀被蛇吃了,他舉著黃色的羽毛向卡特叫:"是法老的蛇吃了它!因為它帶妳到了陵墓!請千萬別打開它!"卡特非但沒有聽,反而辭退了這名仆人。他立即給英國的卡納馮勛爵拍去電報,勛爵26日到達。卡特在墓門上開了一個洞,舉著蠟燭率先進入,卡納馮勛爵緊隨在後,他們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墓室保存完好,有大量的黃金珍寶,其中包括一個石棺,裏面嵌套著三個黃金棺材,吐坦哈蒙的木乃伊在就最裏面,內棺由純金祖成,上面寫著年輕法老的名言--"我看見了昨天;我知道明天。"躺在棺內的吐坦哈蒙帶著一副很大的金面具。這副面具和他本人的相貌幾乎一模一樣。X光檢查只發現面具上一塊傷疤和法老本人臉上的傷疤,厚度稍微有點不同。這位年輕的法老看上去既悲傷又靜穆。胸前陳放著由念珠和花形雕刻串成的領飾,矢車菊、百合、荷花等色彩雖已剝落,但仍依稀可見。專家們認為這個領飾是法老的年輕王後,在蓋棺之前獻上的。

  法老的木乃伊由薄薄的布裹纏著,渾身布滿了項圈、護身符、戒指、金銀手鐲以及各種寶石。其中還有兩把短劍,一把是金的,另一把是金柄鐵刃的。後一把極為罕見,因為埃及人那時候剛剛知道使用鐵。

  對所有參加開掘的人員來說,這無疑是一個節日,誰也沒有被詛咒的跡象。
  但是幾個月之後,悲劇開始。卡納馮勛爵得了病,被送回開羅,很快他就死了,死因據說是一只毒蚊子的叮咬,其部位正是吐坦哈蒙臉上那塊傷疤的位置。

  卡納馮歸天的時候,他的兒子歇息在隔壁房間裏,他回憶說:“開羅全城的燈火一下子全熄滅了,我們不停地禱告。”

  死亡事件接踵而來。卡納馮的一位密友喬治古爾德聽說勛爵的兇訊後便立即趕到埃及。他也去法老的陵墓走了一圈。第二天,他發起高燒,12小時後便死去了。曾給法老木乃伊做過X光透視的放射學專家感到自己筋疲力盡。他回到英國之後不久便去世了。

  在探險隊中為卡納馮做秘書的理查德貝瑟爾死在自己臥室中的床上,顯然是由於心臟病突然發作。英國工業家喬爾伍爾是法老陵墓的第一批參觀者之一,不久他發起無名高熱,很快就死去了。到1930半個世紀後法老的詛咒依然可以穿越時空,取人性命。1970年,探險隊最後的幸存者接受電視采訪時談及這個詛咒時說"我從來不相信這個神話",結果在從電視臺回家的路上遭遇車禍,幾乎喪命;而這已經是他談及詛咒後第三次付出代價了,前兩次他的妻子暴病身亡、兒子殘廢;這次他再也不敢不信了。此外,1972年之後的幾次吐坦哈蒙黃金面具展覽的組織者及相關的人員都喪命的喪命、遭災的遭災。

  但也有人自始至終不相信這一切,最主要的開掘人霍華德卡特始終很平安,此時時不得不出面辟謠了。他說,所謂吐坦卡蒙復仇等“荒謬的報道”不過是一種文字遊戲,這種危險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他強調指出,科學家已經證明墓中並不存在病菌,墓內做的感染測試的結果,也證明以上的報道是很不責任和荒唐的。為了糾正視聽,德國埃及學家喬治·斯丹道爾夫教授在1933年,就法老的詛咒問題發表了一篇文章,不厭其煩地探究了報紙消息和其它類似報道的消息來源。他在列舉大量事實以後做出明確的結論:“法老的詛咒”是根本不存在的。古代的銘文中也沒有類似的東西。

  卡特後來又就這個問題發表了一訪篇文章,寫道:“就現代的埃及人來說,他們的宗教傳統中根本不容許這種詛咒之類存在。相反,埃及人卻很虔誠地希望,我們對死去的人表示善良的祝願”。

 

 

    全站熱搜

    jianmin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