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沃特斯抱著卡登·德萊尼的妹妹,右上圖為因車禍過世的卡登·德萊尼。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澳大利亞一名接受心臟移植手術的男子術后食性大變,變得愛吃漢堡和薯條。據說這顆心臟的原主人是一名18歲的少年,原來也愛吃漢堡和薯條。此事引發專家的爭議,有人認為心臟移植造成記憶轉移,可以證明大腦不是唯一有記憶功能的器官。       現年24歲的大衛·沃特斯是一位心臟病患,不久前他移植了18歲的卡登·德萊尼的心臟,卡登因出車禍造成腦壞死,但心臟完好無損。手術后,沃特斯發現自己變得很喜歡吃漢堡,以前他很少吃這類垃圾食品。好奇的沃特斯先生從卡登家人那得知,卡登生前每天都吃漢堡。       此事使得澳大利亞一些專家認為,大腦不是唯一有記憶功能的器官,心臟也能存儲記憶。科學家統計記錄顯示,至少有70個器官移植者在手術后的性格變得與器官捐獻者的相似。其中一個典型的例子是,美國人桑尼·格雷厄姆移植了開槍自殺的特里·科特爾的心臟后,偶遇科特爾先生的遺孀謝麗爾,對她一見鐘情,并和她結了婚。12年后,格雷厄姆先生也拿起一把槍,擊中自己的喉嚨,又留下可憐的謝麗爾。兩個丈夫離她而去,使用的是同一個心臟;另一個例子是,一個8歲的女孩移植了一個被人謀殺的10歲男孩的心臟后,小女孩總做惡夢有人要殺她。       國際器官移植協會主席杰里·查普曼說:“心臟移植造成記憶轉移的說法目前還找不到科學依據。”但其他研究人員稱這種現象為“細胞內存”,而且不只限于心臟移植者。
\
我們都知道,大腦是記憶的器官。那麼,心臟有記憶嗎?美國科學家的最新研究發現──人類的心臟也許有某種“思考和記憶功能”!心臟有記憶正是許多接受心臟移植的患者突然性格大變、繼承了心臟捐贈者性格的原因。
國際器官移植協會主席傑裡·查普曼說:“心臟移植造成記憶轉移的說法目前還找不到科學依據。”但其他研究人員稱心臟有記憶這種現象為“細胞內存”,而且不隻限於心臟移植者.
心臟有記憶,男子術後食性大變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澳大利亞一名接受心臟移植手術的男子術後食性大變,變得愛吃漢堡和薯條。據說這顆心臟的原主人是一名18歲的少年,原來也愛吃漢堡和薯條。此事引發專家的爭議,有人認為心臟有記憶移植造成記憶轉移,可以証明大腦不是唯一有記憶功能的器官。
現年24歲的大衛·沃特斯是一位心臟病患,不久前他移植了18歲的卡登·德萊尼的心臟,卡登因出車禍造成腦壞死,但心臟完好無損。手術後,沃特斯發現自己變得很喜歡吃漢堡,以前他很少吃這類垃圾食品。好奇的沃特斯先生從卡登家人那得知,卡登生前每天都吃漢堡。
心臟有記憶,金屬心臟為何讓人冷血?英國伯明翰市68歲男子彼得·霍頓2000年遭遇了嚴重的心臟病,醫生為了拯救他的生命,在他的心臟中安裝了一個鈦金屬設備,幫助他的心臟泵輸血液。 盡管裝上“金屬心臟”的彼得幸運地活了下來,甚至還能和妻子四處旅遊,但彼得卻抱怨稱,他現在變得非常冷漠,對包括親人在內的任何事都缺乏興趣。彼得相信,正是這顆“金屬心臟”讓他失去了愛的能力,變成了一個“冷血人”。

心臟有記憶,心臟會有記憶嗎?
1988年,在美國麻省波士頓,有位40多歲的女性柯雷雅做了心肺同時移植的手術後,出現了許多微妙的改變。我們不禁要問:「心臟真的能夠記憶嗎?」
柯雷雅女士侃侃而談:「的確沒錯,那確實不是我的記憶,而是在我體內有著另外一個人的細胞的記憶存在。」
心臟有記憶故事開始
這是發生在美國,有位曾經接受心臟移植的62歲婦人,她所真實體驗的不可思議的故事。
接受18歲的多拿
在美國波斯頓,有位離婚的婦人叫柯雷雅,養育了一個女兒。某一天柯雷雅忽然昏倒在地上。在送到醫院檢查後才知道,這位婦人患有「原發性肺高血壓(Pulmonary  hytertension)」,必須做心肺移植手術才能完全治好。於是她們只好等待有人提供心臟。
三年後的某一天,醫院打電話通知柯雷雅:「已經找到多拿(Donor 臟器提供者是有保密性,稱之為多拿。),趕快來醫院動手術。」於是母女趕到醫院接受心肺移植的手術。據說臟器提供者(多拿)是位18歲的男孩。
當時在美國,心肺同時移植手術有極大的困難,全國只有三個醫院能夠進行這種手術。可是,很幸運地柯雷雅手術非常成功,奇蹟似地生還。當柯雷雅甦醒時,有種重生的感覺。心臟和以前不太一樣,感覺背後仿彿有另一個人的聲音,好像有另外一個人和她一起存在。
當時,這種心肺移植手術是非常艱鉅困難的,所以這次的成功,吸引非常多的媒體到場訪問。
有位記者問她:「妳現在最想做什麼?」
柯雷雅開心地回答:「我最想喝冰啤酒。」
她的女兒在一旁聽到這樣的回答十分訝異,因為她媽媽從來不喝酒精類的飲料。柯雷雅又笑著繼續說:「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喝啤酒……。」柯雷雅的心裡也同時產生了疑問:「難道是多拿的關係嗎?」
不同以往的改變
然後,出院之後回到家裡。女兒開始一一目睹媽媽的變化。首先是嗜好的變化。柯雷雅身體調適好之後,仍舊下廚煮菜。她女兒看見桌上的菜餚驚呼不已:「媽媽,妳不是不喜歡吃青椒嗎?」以前,柯雷雅連沙拉裡面有點青椒都會挑出來,為何現在截然不同?只是柯雷雅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做。接著,又有不同以往的改變發生。柯雷雅被允許開車後,她每天都會買炸雞來吃,而且幾乎是吃個不停。同時還喜歡吃甜食,其中最喜愛吃的是巧克力,而且從不離手。
心臟有記憶不僅如此,就連行動、個性也完全改變
當她們母女倆一起走路散步時,女兒以奇特的眼光看著柯雷雅:「媽,妳怎麼走起路來,像打球的運動選手?」
更奇特的是,她連筆跡都改變,不自覺地偏向另一邊。
還有,柯雷雅走在路上,在不知不覺中,目光的焦點居然都落在年輕女孩身上,並且連睡覺作夢,都會夢見和女孩子結婚、生活。
女兒看了這些奇怪的現象,疑惑地說:「媽,妳的行為舉止簡直像高中男生。」柯雷雅本人也感覺到在自己體內,仿彿真有另外一個人的存在。
某天晚上,柯雷雅作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在一個廣大的原野上,和一位身材高瘦而年輕叫提姆.羅的男生,在夢中相遇。
柯雷雅看著那個男孩:「你是誰?」
孩笑容可掬:「我是提姆.羅。」
那個男孩禮貌性地親吻她,就在這一瞬間,他的靈魂仿彿進入她的體內,一起共存著。
柯雷雅一覺醒來時,感覺自己將和他永遠在一起了。她不禁懷疑那位男孩是否就是自己的多拿?
柯雷雅開始覺得,是不是有另外的人存在於她的體內?她猜測這是否是因為心臟移植的緣故?但是,新的心臟只是乖乖地跳動著。
難道提姆.羅就是多拿嗎?
於是,柯雷雅回到當初手術的醫院,她想查證那時捐贈給她心臟的人到底是不是提姆.羅。但是因為實屬機密,所以院方不便詳細透露。只知道捐贈者是因為車禍死亡的 18歲年輕人。
之後提姆.羅就頻繁地出現在柯雷雅的夢中,仿彿存在她的體內。
她也去尋找心臟移植方面的相關資料,很多資料顯示確實如此。後來,她參加一些同是心臟移植的社團,想瞭解心臟移植患者們的體驗。結果,在大家一起聊天下,才驚覺原來幾乎所有的心臟移植患者都有相同的經驗。
移植的心臟真的還會留有記憶嗎?
在夏威夷大學醫學院,有位研究精神免疫學的保羅.皮亞索(Paul pearsall)博士,在博士的著作《心臟的條碼(The Heart’s  Code)》中有150個以上心臟移植患者的癥例研究。皮亞索博士說:「柯雷雅發生的這種狀況是常有的。」博士認為,人類的身體有記憶的功能,而心臟又具有喚起記憶的功能。他說:「有位媽媽曾經打電話來,說他心臟移植的兩歲兒子躺在床上,卻突然會跳芭雷舞。原來之前捐贈者多拿是跳芭雷舞的。」
有一天,提姆.羅又照常來到柯雷雅的夢境裡,他拉著她的手,向光芒耀眼的地方跑去。在這之後,事情有了急速的進展。
第二天,剛好有朋友來訪。柯雷雅談起這件關於機車事故死亡,捐贈心臟少年的事情,這位朋友想起似乎看過這則新聞。
於是柯雷雅就去圖書館找這則新聞資料,翻開兩年前的報紙,找到一則車禍的新聞,看到死亡者的名字就是提姆.羅—與她夢中少年的名字一樣,而且事故發生的日期竟然就是她心臟移植的日子!
她再仔細地看看報紙上的報導:「某場車禍,一位年輕男生撞車身亡造成腦死,臟器捐贈給需要的人。」柯雷雅感到非常震撼!
幾天後,柯雷雅照著報紙上所登載的住址,去找提姆.羅的爸媽。當她一看見他們兩人時,雖然第一次見面卻一見如故,感覺很熟悉又親切,她就把她所有的體驗都告訴他們兩人,詢問之下證實提姆.羅確實喜歡吃炸雞,其他嗜好、行動、性格也都一一地證實了。
如此,柯雷雅之前一些不明的疑惑,現在都找到答案了。她熱淚盈眶地擁抱恩人的父母親。而提姆.羅的父母親也覺得是自己的兒子回來看他們。並且深深的覺得提姆.羅的生命會跟著柯雷雅一直延續下去。
但是,如何解開柯雷雅的體驗是不是真的?
心臟有記憶,心臟真的可以記憶嗎?
在古代的埃及,死人的心臟會放在天秤上稱重,等待死者的審判,判別是屬於哪一種新生命後,才會埋葬起來。所以從古早以前,就流傳著心臟擁有一種別的器官所沒有的神秘性的訊息,直到現在。
在美國,喬治城大學有個生理生物物理學部的教授Candace  R.Pert博士,她專門從神經科學的角度研究人類的感情。在她的著作《感情的分子》("MOLECULES of  EMOTION")中提到:「所謂人的『心(精神的心)』,不只是由腦所形成的,心臟也有很大的影響。」人的感情分子不只腦部會記憶,心臟也會。如果心臟移植,當然嗜好、個性會受影響。這對於柯雷雅的不可思議的體驗,提供了一個科學的根據。
心臟影響精神「心」的形成
現代的科學認為「心」是由腦中分泌的100種以上的神經傳達物質所形成的。但是,也有教授認為,這些神經傳達物質的一部分是從心臟分泌出來的;換句話說,心臟也會影響精神的「心」的形成。被移植的心臟因為有那個人的遺傳因數細胞,所以,這個移植過來的新心臟,就會分泌和之前心臟不同量的神經傳達物質,經由血管輸送到腦中。結果腦內的神經傳達物質的平衡產生變化,自然就會影響個性,嗜好也會跟著產生變化。但是就柯雷雅的例子而言,未免影響太大,不但有太多一致的地方,甚至於連他的名字也一起記憶。
關於記憶,柯雷雅為何會知道提姆.羅的名字,這一點必須再進一步解明。答案就是心臟的記憶—舊的記憶保存在他的心臟中。
我們知道,腦中的神經細胞是很複雜地連結在一起,形成一個網路,而記憶就是蓄存在這個神經細胞的網路裡面。如果按照這個常識來說,心臟移植與記憶蓄存之間應該是沒有什麼關係的。然而,柯雷雅的體驗又要如何解釋呢?
在日本,國立循環器病中心,心臟生理部長山崎登自醫學博士發現:在心臟中有一個器官叫做ICNS。所謂ICNS就是說:心臟裡面有顆像小小的腦。這個器官的發現,可以解開柯雷雅體驗的謎團。
ICNS就是「內在性心臟神經細胞」
在加拿大聖蒙特裏奧病院研究中心的安德留.阿瑪博士認為:在心臟中發現的這個ICNS,就是本來大家都以為在腦中才有的神經細胞網路(神經傳達系統)。根據研究更發現,這個ICNS是與腦連接在一起來支配心臟的活動。
記憶是保存在腦中的神經細胞網路裡面,而心臟裡面的小腦ICNS也有同樣的保存記憶的神經細胞網路。所以說,與腦保存記憶一樣的心臟,也有保存記憶的可能性。
心臟有記憶,心臟的記憶
如果那位少年提姆.羅的記憶,是保存在他的心臟裡面的話,那麼,柯雷雅所體驗的種種不可思議的事情,可能就是經由帶有提姆.羅的遺傳因數(DNA)的心臟,傳送到她的腦而引起的。

    全站熱搜

    jianmin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