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全球經濟成長前景不明,股市波動風險也加大,不少投資人想把錢轉到債券市場保值,但也擔心債市漲幅已大,此時進入時機點不宜。另一方面,投資人也擔心美元疲軟,可能出現賺了利差卻賠了匯差。

富蘭克林證券投顧表示,以今年變化莫測的投資環境而言,布局高等級政府債券、非美元資產、防禦通膨等商品不可或缺。

在美元仍將面臨降息、景氣走緩、雙赤字、中國及中東油元國欲分散外匯存底貨幣配置的壓力下,為防範美元貶值風險或為爭取非美元貨幣的匯兌收益空間,非美元計價的債券應占有舉足輕重地位。

至於投資債市的進入時間點問題,由於債券型基金屬防禦型投資工具,一般而言,績效比較穩定,富蘭克林證券投顧建議,如果投資人擔心進場時點,可採分批進場,以平均持有成本。

例如投資在加幣公債、瑞典克朗公債、印尼盾公債等這類非美元貨幣的債券,一旦這些國家貨幣兌美元升值或貶值時,將可反應到基金淨值的漲跌上。

至於計價幣別,應如何選擇呢?富蘭克林證券投顧表示,由於美元及歐元是國際兩大主流通貨幣,不同種類的海外基金,不論投資區域是否包括歐美股債市,大多還是以美元或歐元計價。匯率確會對海外基金報酬率產生影響,但其原因並不在於該海外基金的計價幣別,而是該海外基金所投資的國家,其貨幣資產是否為強勢或是弱勢幣別。

以一個美元計價的全球債券型基金為例,若廣納美、歐、亞洲等各國政府以該國貨幣計價所發行的公債,該基金的貨幣配置就會相當豐富,只要有兌美元升值的貨幣,該升值幅度就會使基金淨值增加;但若有兌美元貶值的貨幣,也會使基金淨值出現負面影響。

換句話說,匯率決定的因素非常複雜,投資人如果採全球化配置股、債市時,可透過各貨幣間一升一貶的消長下,適度降低投資組合內的匯兌風險。

    全站熱搜

    jianmin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