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同凱因斯的看法:激烈出清是不對的!我分批出貨。即使在民國八十九年那樣慘烈的萬點崩跌中,直到指數跌到將近三千五百點的底部,我還持有大約三成的股票。就我而言,股票跌得太深,還真的殺不下手,除非持股的本質太差。即使手上套了些股票,我也不怎麼難過,至少它們讓我做功課時更起勁。不管行情好壞,我堅持留在場內。我認為在市場等久了,總會等到好的加碼時機。就像凱因斯所說:「我相信有時候人應該留在隊伍裡,不應該設法插隊。」

其實,當大盤跌到八千二百點,連接民國九十五年八月二十八日的六四二二點和民國九十六年三月五日的七三○六點,所形成的中期上升趨勢線已初步發揮支撐。只是漲時經常漲過頭,跌時也經常跌破頭,跌勢常煞不住車。我有預感,指數現在一定很接近底部。即使理性分析一再失靈,大盤甚至跌破了二四○日線的七八五六點,指數也會很快彈回八千點。我還記得民國八十九年的萬點崩跌中,當指數自一○三九三點下跌,二四○日線曾數度發揮支撐,直到指數終於跌破二四○日線,而且二四○日線的角度由上升轉為下降,指數才加速大跌。

此外,我們不可能在指數跌到最低的那一點才大手筆進場,因為最低點和最高點一樣,都是靜悄悄地來,當事後得到證明,它們已經一閃而過。因此,雖然目前指數尚未落底,但就個股而言,可能有的相對強勢股,已不再隨大盤探底了,這正是我要鎖定買進的對象。

八月十七日:盤中指數最低殺到七九八七點,指數依然收黑。當美股因聯準會(Fed)調降重貼現率兩碼而強勁反彈,朋友們爭相走告,市場氣氛在一夜之間大轉變,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事過境遷後,一位股票做得很好的朋友提起,在九八○七點作頭的那一天中午,他剛好有個飯局,傳來成交量暴增指數卻大跌,大夥草草結束飯局,各自打道回府出股票。我對他們的敏銳度驚訝不已。

比起有的人說他剛好在九八○七點時大賣持股,這些在看到疑似頭部出現後,機警地大幅減碼的人,雖賣得沒有前者漂亮,卻更令人佩服。因為,能夠出在最高點的人,機運大於實力,但能不預設立場,等市場告訴他們情況不對時,果斷出場的人,不只有實力,更能守紀律。

想看更多請往今周刊

來源:今周刊

    全站熱搜

    jianmin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