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亞夫(前199?前143年),西漢時期(公元前206年?公元8年)的著名將軍,沛縣(今屬江蘇省)人。他是名將絛侯周勃的次子,在歷史上也非常有名。 

    漢朝前期政府與西部匈奴貴族通過聯姻維持和平,雙方沒有發生大規模的戰爭。但是後來匈奴的單于聽信了別人的挑撥,跟漢朝絕了交。西元前158年,匈奴起兵侵犯漢朝邊境,殺人掠物,邊境的烽火台都放起烽火來報警,遠遠近近的火光,連國都長安也望得見。漢文帝於是派三位將軍帶領三路軍隊去抵抗。為了保衛國都長安,另外派了三位將軍帶兵駐紮在長安附近:將軍劉禮駐紮在灞上,徐厲駐紮在棘門,周亞夫駐紮在細柳。

  有一次,漢文帝親自到這些地方去慰勞軍隊,順便也去視察一下。他先到灞上,劉禮和部下將士一見皇帝駕到,就以盛大的禮儀迎接。漢文帝的車隊闖進軍營,沒有受到任何阻攔。漢文帝慰勞了一陣走了,將士們忙不迭歡送。接著,漢文帝一行又來到棘門,受到的迎送儀式也是一樣隆重。最後,漢文帝來到細柳。周亞夫軍營的前哨看到遠遠有一隊人馬過來,立刻報告周亞夫。將士們披盔帶甲,弓上弦,刀出鞘,完全是準備戰鬥的樣子。漢文帝的先遣隊到達了營門,守營的崗哨立刻攔住,不讓進去。先遣的官員威嚴地吆喝了一聲,說:“皇上馬上駕到!”營門的守將毫不慌張地回答說:“軍營中只聽將軍的軍令。將軍沒有下令,不能放你們進去。官員正要同守將爭執,漢文帝的車駕已經到了。守營的將士照樣擋住。漢文帝只好命令侍從拿出皇帝的符節,派人給周亞夫傳話說:“我要進營來勞軍。“周亞夫下命令打開營門,讓漢文帝的車駕進來。護送文帝的人馬一進營門,守營的官員又鄭重地告訴他們:”軍中有規定,軍營內不許車馬賓士。“侍從的官員都很生氣。漢文帝卻吩咐大家放鬆韁繩,緩緩地前進。 

    到了中營,只見周亞夫披戴著全身盔甲,拿著兵器,威風凜凜地站在漢文帝面前,拱拱手作個揖,說:“我盔甲在身,不能下拜,請允許按照軍禮朝見。 “漢文帝聽了,大為震動,也扶著車前的橫木欠了欠身,向周亞夫表示答禮。接著,又派人向全軍將士傳達他的慰問。慰問結束後,漢文帝離開細柳,在回長安的路上,漢文帝的侍從人員都憤憤不平,認為周亞夫對皇帝太無禮了。但是,漢文帝卻贊不絕口,說:“啊,這才是真正的將軍啊!灞上和棘門兩個地方的軍隊,鬆鬆垮垮,如果敵人來偷襲,不做俘虜才怪呢。像周亞夫這樣治軍,敵人怎敢侵犯他啊!“漢文帝在這一次視察中,認定周亞夫是個軍事人才。 

  第二年,漢文帝害了重病。臨死的時候,他把太子叫到跟前,特地囑咐說:“如果將來國家發生動亂,叫周亞夫統率軍隊,準錯不了。”漢文帝死後,太子劉啟即位,就是漢景帝。因為新立的皇帝年輕,以吳王劉濞為首的七個諸侯王就陰謀趁機叛亂,奪取皇位。漢景帝任命周亞夫平叛。面對七王強大的聯合攻勢,周亞夫採取只守不攻的策略。有幾次漢景帝下詔要他主動攻擊叛軍,他都拒絕執行命令。周亞夫深知叛軍勢頭雖然強盛,但因為起兵不義,肯定不能持久。果然,時間稍久,叛軍便急不可耐,先是多次挑戰,周亞夫堅壁不應,繼而又聲東擊西,又被周亞夫識破。 

   最後,叛軍被迫撤退,周亞夫乘機派精兵追擊,大破叛軍。劉濞逃跑途中被部下殺死。其他幾位諸侯王見大勢已去,也不得不先後自殺。 

   七王之亂的平定,維護了西漢王朝的統一,加強了中央集權,從而造就中國歷史上一個輝煌的歷史時期。 

    在公元前152年,丞相陶青有病退職,景帝任命周亞夫為丞相。開始景帝對他非常器重,由於周亞夫的耿直,不會講政治策略,逐漸被景帝疏遠,最後落個悲劇的結局。 

   有一次,景帝要廢掉栗太子劉榮,劉榮是栗姬所生,所以叫栗太子。但周亞夫卻反對,結果導致景帝對他開始疏遠。還有和他有仇的梁王,每次到京城來,都在太后面前說周亞夫的壞話,對他也很不利。 

    後來,有兩件事導致了周亞夫的悲劇。一件是皇后的兄長封侯,一件是匈奴將軍封侯的事。竇太后想讓景帝封皇后的哥哥王信為侯,但景帝不願意,說竇太后的佷子在父親文帝在世的時候也沒有封侯。竇太后說她的哥哥在世時沒有封侯,雖然佷子後來封了侯,但總覺得對不起哥哥,所以勸景帝封王信為侯,景帝只好推脫說要和大臣商量。 

  在景帝和周亞夫商量時,周亞夫說劉邦說過,不姓劉的不能封王,沒有功勞的不能封侯,如果封王信為侯,就是違背了先祖的誓約。景帝聽了無話可說。 

    在後來匈奴將軍唯許盧等五人歸順漢朝,景帝非常高興,想封他們為侯,以鼓勵其他人也歸順漢朝,但周亞夫又反對說︰“如果把這些背叛國家的人封侯,那以後我們如何處罰那些不守節的大臣呢?“景帝聽了很不高興︰”丞相的話迂腐不可用!“然後將那五人都封了侯。周亞夫失落地託病辭職。景帝批准了他的要求。 

    此後,景帝又把他召進宮中設宴招待,想試探他脾氣是不是改了,所以他的面前不給放筷子。周亞夫不高興地向管事的要筷子,景帝笑著對他說︰“莫非這還不能讓你滿意嗎?“周亞夫羞憤不已,不情願地向景帝跪下謝罪。景帝剛說了個”起“,他就馬上站了起來,不等景帝再說話,就自己走了。景帝嘆息著說︰“這種人怎麼能輔佐少主呢?” 

  這事剛過去,周亞夫又因事惹禍,這次是由於他的兒子。兒子見他年老了,就偷偷買了五百甲盾,準備在他去世時發喪時用,這甲盾是國家禁止個人買賣的。周亞夫的兒子給傭工期限少,還不想早點給錢,結果,心有怨氣的傭工就告發他私自買國家禁止的用品,要謀反。景帝派人追查此事。 

    負責調查的人叫來周亞夫,詢問原因。周亞夫不知道兒子做了什麼,對問的問題不知如何回答,負責的人以為他在賭氣,便向景帝報告了。景帝很生氣,將周亞夫交給最高司法官廷尉審理。 

  廷尉問周亞夫︰“君侯為什麼要謀反啊?” 

  周亞夫答道︰“兒子買的都是喪葬品,怎麼說是謀反呢?” 

  廷尉諷刺道︰“你就是不在地上謀反,恐怕也要到地下謀反吧!” 

  周亞夫面對這欲加之罪,無法忍受,開始差官召他入朝時就要自殺,被夫人阻攔,這次又受羞辱,更是難以忍受,於是絕食抗議,五天後,吐血身亡。司馬遷在“史記”中對他稱讚的同時,也為他惋惜,說他因為過於耿直,對皇帝不尊重,結果導致悲劇結局,令人感慨!

    全站熱搜

    jianmin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