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突然在二十七日(上週二)提前宣佈調漲汽油價格,一時之間,全台灣幾乎亂了起來,加油站附近的道路全面大塞車,大家只為了趁著油價尚未調漲之前,加滿油箱,可能賺得不多,但大家如此急忙跑去加油,正反應出對通膨的危機意識,只有盡可能「節流」。

可能想像,當油、電價格解除大半年的凍漲之後,物價上漲的壓力升高,這就是我們必須面對的問題,尤其「負利率」將擴大,如何戰勝「負利率」?應當是下一個階段值得注意的焦點。

如果以通膨壓力來看,在亞洲國家之中,其實台灣的通膨壓力相對較低,以四月的CPI(消費者物價指數)來作比較,越南的CPI超過二○%,情況十分慘烈;印尼CPI也高達八.九六%、菲律賓八.三%、泰國六.二%、印度六.四%、新加坡六.七%、韓國也有四.一二%。

至於大中華市場的香港,CPI也衝高至五.四%、中國則為八.五%,而台灣不到四%,為三.八六%,在亞洲國家之中,只有馬來西亞的三%比台灣低。

台灣CPI可能上看四.八%

如果以合理的方式來推論,台灣未來的CPI,將超過四%,甚至有人預估將來到四.八%。

當台灣的CPI再進一步走高之際,無可避免台灣的負利率的幅度,也將擴大。

所謂負利率,最簡單來說,就是CPI高於名目利率,令實質利率轉為負數。目前台灣銀行一年期的定存利率為二.六五%,一旦CPI超過四%時,負利率就高達一.三五%。

因此理論上,在「負利率」時代,把錢放在銀行慈息,結果是利息收入,被通膨給吃掉還不夠。

顯然定存應該不是對抗負利率的投資標的;至於公債也是如此,目前的殖利率也才二.六%上下,也低於CPI。

即便是如此,根據中央銀行的統計數據,四月份的定期存款總額高達十一.八一兆元,比三月份大增七四一億元,回流到台灣的資金,還是暫時停靠在銀行體系。

面對負利率的情勢,央行只有從雙率—利率及匯率著手,故而利率肯定會向上調升,但空間不會太大,但匯率可操作的空間就比較大!換言之,在石油所引發的輸入性通膨之下,新台幣升值的趨勢應可期待。在此之下,對資產價值回升,有一定的幫助。

在通膨以及升值的期待之下,擁有實質性資產,或許可以有效對抗負利率。

在九○年代初期的香港,也曾經出現一段相當長時間的負利率,其結果造成香港的房地產價格全面性的大漲。

【文/黃啟乙】

【本文詳情及圖表請見《先探投資週刊》1467期】 

來源:先探投資週刊

    全站熱搜

    jianmin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