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世界末日情緒重新瀰漫開來。朋友O說,我國在喜馬拉雅山上已經修建了機場,媒體說是為登山愛好者提供方便。而據他分析,這實際上是備世界性災難發生的不時之需。

前天,與海外的兒子聊天,談了國內上海世博會,自然要談到青海玉樹地震。全球自去年以來大地震密集發生,中國西南乾旱警報未解,又發生了玉樹大地震,期間還發生了冰島的火山爆發,地球似乎喘不過氣來了。



我囑咐兒子一定要注意安全,安心學習。他卻告訴我,同學們說:“到我們畢業,都2012年了,這書還有什麼讀頭啊。”我知道他是在開玩笑。但笑過之後,一種無名的惆悵湧上心頭。地球末日真的來臨了麼?雅馬預言正在成為現實麼?

昨晚在外吃飯,我說要急著回家看央視賑災晚會,引出一朋友們談到了一個“2012式”的消息。他說《中國日報》報導(但搜索查實),美國有個在富翁正在美國本土沙漠地帶建造一種特殊城堡,這種城堡能夠抗拒10級以上地震。一個城堡按200人入住設計,計劃修建20個城堡,共容納4000人。聽說已經建好一個。這些城堡將向全世界出售。

朋友說,城堡不僅能夠承受超強地震,還能抗住地球劇烈變化後的高溫和寒冷,城堡中儲存的物資足夠裡面的人生活相當長一段時間。該城堡還規劃修建了人類的精子庫。以防人類萬一沒有保存下來,留下精子給後來的高智能動物對人類進行研究。就像現在的人類通過化石研究已經滅絕的恐龍一樣。

我說:“最近科學研究表明,遙遠的恐龍並沒有滅絕,現在的鳥類就是恐龍的後裔。據考證,當初的世界毀滅前,恐龍已經長出了翅膀。也許地球毀滅到來之前,我們人類也會長出翅膀吧。”大家哈哈大笑。

喜馬拉雅山上修機場,美國人建城堡,這是不是電影《2012》給人們的啟示,以另一種形式建造能夠挽救人類的諾亞方舟呢?我們不難意會。

週日,我利用半天加半晚的時間看完空軍上校戴旭寫的《C形包圍圈》,一天一晚都沉浸在為中國及中華民族未來命運的擔憂之中。然而,在神秘莫測喜怒無常的大自然面前,對中國來說,這C形包圍圈算什麼?對美國來說,這折騰數年的恐怖算什麼?再說了,美國反恐葫蘆裡的藥,世人皆知。

人類為什麼不能集中自己的智慧和力量,趕緊去應對大自然的暴戾和肆虐呢?你美國把針對中國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的財富和科技力量騰出來,可以建造多少“城堡”啊。至少可以解決準確預報地震這一當務之急啊。與其你美國一家建造“城堡”,到處弄導彈防禦系統,不如全世界共同探索解決如何與大自然相處之道,以全人類之力,在自然災害突襲時,築一個宏大堅固的防禦體系,對人類予以庇護。

 

    全站熱搜

    jianmin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