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我觀看金門日報,發現關於金門設賭場的討論又開始沸沸揚揚,而且令人憂心的是民意論壇上贊成的比反對的多(雖然論壇上贊成的多不表示實際上贊成的多,很多市井小民反對,但他們不會寫出來),因為關心家鄉,所以我決定提筆寫下這一篇文章。  

     贊成金門開放賭場者最主要的立足點是:設立賭場可以增加就業機會,發展經濟,地方政府有了錢之後,就更可以建設金門,照顧老人、扶助弱勢……畫了一個非常令人目眩神迷的大餅。而對於興建賭場的弊處卻輕輕數筆帶過,說教育可以很容易改善賭場所帶來的治安敗壞;說法令可以很輕易的管制賭區的居民不敢進入賭場內賭博。最後再堂而皇之的說「開設賭場是時代趨勢,是擋不住民意的潮流。」……真是令人越看越心驚。  

     我們先來看一篇韓國的社會新聞「『親人們曾一再幫助我,想讓我重新站起來,但我還是毀了自己……是成人遊戲廳讓我陷入絕境,世界上所有的成人遊戲廳都應該取締。』……36歲的孫某,撇下年僅5歲的女兒和妻子,在釜山市東萊區金井山的一棵樹上上吊自盡。他在遺書中表達了對自己人生的悔恨,以及對把他逼上絕路的成人遊戲廳的憤怒詛咒。」(淩志,︿南韓擔心成「賭博共和國」﹀︽環球時報︾,2006-08-22第4版 )所謂的「成人遊戲廳」,實際上就是賭場,報紙中不無擔心地指出「大量成人遊戲廳設在大街小巷,將大韓民國逐漸變成一個『賭博共和國』,……家庭破裂、破產、失職和自殺等嚴重的社會問題在南韓急速蔓延。」如果金門設立賭場,以後以報導溫馨鄉里故事為主的金門日報,會不會轉變成報導犯罪、破產、自殺新聞的大本營呢!  

     所謂數據會說話,我們再來看看有賭徒的「麥加」之稱的拉斯維加斯,繁榮的經濟下,令人心驚害怕的治安情形:「根據1995年的美國統計摘要(U.S. Statistical Abstract)顯示,拉斯維加斯所在的內華達州,於1994年在全美最危險居住的州之排名為第七名,在1995年上升到了第三名。在1979-1988年期間,該州的離婚率與虐待兒童致死案件也是全美最高的。除此之外,他們的犯罪率與學生輟學率也在全美名列前茅。……拉斯維加斯在1995年的犯罪率高居全美第一名。……內華達州的犯罪率於1995與1996年均高居全美五十州的榜首,……它的重型犯罪率自1991年至1996年增加了近40%,而同時期全美的重型犯罪率卻下降了將近10%。……自殺率在全美排行第一、逃漏稅被判決有罪的比率排行第一、病態性賭徒的比率排名第一、高中生輟學率排名第一、離婚率排名第一、墮胎率排行第三、宣告破產率排行第三、未婚生子的百分比排行第四、強暴率排行第四、與酒精相關的致死率排行第四、選舉投票率倒數第一。」(葉智魁,︿發展「博弈觀光特區」之問題與研究﹀,1999)  

     贊成設立賭場的人提到拉斯維加斯,總是放大它亮麗光鮮的一面,彷彿只要模仿拉斯維加斯,金門的發展就不成問題,其實,多年來世界各地設立賭場的地方,那一個不是模仿拉斯維加斯,但又有那一個地方,是繁榮了經濟又帶好了治安?  

     而且,從美國發展賭業的經驗中,我們發現絕大多數「開設賭場」區域的主要客源都是當地居民(絕對不是政府區區法令可以禁止)。當多數居民或觀光客都流連於賭場,在有限的時間與金錢可供使用下,就不可能花在其它可活絡商業的活動(如投資、生產、購買、觀光、休閒遊憩)上面,或從事生產性工作方面(可振興經濟)的時間與錢,會因為花在賭博上面而產生取代效應。如此一來,對金門非賭博性產業而言,勢必會因減少生意,而受到衝擊,進而導致金門經濟受創。總而言之,在市場資金不變的情況下,如果投入非生產性活動(如賭博)的資金越多,那麼投入生產性活動(如觀光、或金酒的生產)的資金必將縮水,而金門經濟因此而受創也是必然的!而且,設賭場造成的不僅只有個人或社會金錢上的損失,連帶地也將為家庭、親友,及地方帶來種種相關的後遺症(如水電、治安、色情、家庭問題、黑道、垃圾等),因此,金門居民勢必會因而成為「開設賭場特區」的最大受害者。可以預知,賭場非但未能給金門帶來生機,反而會嚴重打擊到金門原有產業,導致原本就不怎麼強韌的產業因此斷送,或許真正的蒙利者只有賭博業投資客及相關的利益團體而已。  

     或者姑且不論支持金門開放賭場者背後是否涉及個人利益,而只由他們所提出來的論點來說,無非是希望能藉賭場設立滿足人性需求、帶動地方發展、增進社會福利。當然,這些出發點與立意都相當值得肯定。然而,無論是個人或是地方整體發展的終極目標,都是「利用厚生」││也就是「改善生活條件」與「提昇生活素質」。而平心而論,金門的的物質享受並不比台灣的大鄉鎮差多少,反而比很多台灣偏僻的鄉村好很多,我們的食衣住行基本生活所需,其實已經足夠,甚至還有國中小免學費、免午餐費(當台灣還有許多地區學童繳不起午餐費、學費時)、免費公車及比台灣多的老人年金,……由金門的社會福利冠全國及金門人的存款全國第一這兩點來看,金門人是夠富裕了,金門人現在所應追求的,不應還侷限在「改善生活條件」,而應往「提昇生活素質」這一端來努力,而所謂的生活品質,外在的不就是清新的空氣、乾淨的水與充足的陽光,這些很慶幸的我們的家鄉還保有,這是台灣那些富裕的大都市所挽回不來的寶物;而內在就是個人心靈的提升,除了閱讀,深化內涵,就是一顆感恩與付出的心。  

     金門要真的成為一塊寶地,是應該學著如何保有我們珍貴的文化資產:閩南建築、洋樓雕飾、戰爭史蹟、自然生態……。守成,其實並不比開創容易,別再為那些短視近利者蒙蔽了,如果金門開設賭場又能增加多少稅收?而若能多增加稅收,又能為居民謀求多大的福利?而最重要的,金門的鄉親能承受多大的治安敗壞隱憂?當我們未來對別人介紹家鄉時,我們希望以「以賭聞名的金門」做開場白?或是以「嫖賭與敗壞治安」為落寞的收尾?……  

     「人生即使富貴如帝王,房屋千棟,睡不過八尺;財富萬億,吃不過三餐。」但求活著的每一天,都能心安理得,與清風暖陽相伴。沒有賭場的金門,或許不能變為繁華都市;但絕對是一塊現代桃花源,而這才是每個真正有內涵的有錢人真正想要的生活環境。 

文章來源:金門日報-作者/許立心

    全站熱搜

    jianmin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